首頁 > 電子商務 > 正文

易迅、新蛋紛紛“泯滅”落寞 上海電商緣何漸行漸遠?
發表時間:2019-10-19 16:51:2102:39   來源:本站    點擊:3471998

摘要:水菜麗下馬,水菜麗合集,水菜麗番號,水菜麗步兵番號,拔罐的好處和壞處,拔草啦,捌零音樂論壇
在上海西北角的一隅——嘉定,有一片數萬平方米的土地,10年前還是長滿雜草的荒蕪之地,當時,嘉定正一門心思打造國際汽車城。如今,那里不僅是汽車城的基地,也是上海電子商務的代名詞,280多家電子商務企業匯集在一起,成為華東的電子商務高地。

然而,十幾年間,杭州的阿里巴巴已經在全球呼風喚雨,而當年上海的3C類電商巨頭新蛋、易迅卻命運各自不同:生于美國、長于上海的新蛋沒有了剛進軍中國時的氣勢,而土生土長的易迅則嫁入了騰訊,被京東接管,如今只有起家于北京的京東屹立不倒。

到底發生了什么?

◆2001年-2005年

電商標桿新蛋進軍中國

新蛋網曾被稱為電商人才的“黃埔軍校”,無論是卜廣齊還是劉強東,都曾和新蛋結緣。卜廣齊算是新蛋中國的元老之一,而劉強東創辦京東是受了新蛋的啟發,今夜酒店特價的創始人任鑫、鄧天卓也曾在新蛋工作。

2000年,從三流城市、三流大學、三流專業畢業的卜廣齊來到了上海,進入閘北的一家機械制造廠。工作悠閑,就是發不出工資。閑著的卜廣齊開始認真讀書,他經常跑到福州路的上海書城,一次買書就花費四五百元,都是電腦、IT方面的書籍,據說那是他讀書最多、最刻苦的時段。但生活的壓力讓卜廣齊選擇了跳槽,2001年4月2日,他來到了新蛋網,加上董事長張法俊,一共才3個人。但新蛋網是最初進入中國摸索電子商務模式的美國公司,卜廣齊留了下來。

2001年的劉強東還在中關村柜臺賣刻錄機,是新蛋的供應商。一來二去,劉強東和卜廣齊逐漸熟悉。

2005年,是新蛋在中國的巔峰時期,那一年,張法俊帶領卜廣齊,兩人攜手,讓新蛋美國的年銷售額突破10億美元,同年,新蛋中國也以6000萬元的銷售額笑傲中國大陸,而成立于2003年的京東當時年銷售額不足1000萬元。

“卜廣齊沒有讓張法俊失望,正是他首先想到在中國復制新蛋美國的模式,并很快成為中國新蛋網的運營人。”一電商界人士告訴《IT時報》記者。但誰也沒想到,就在新蛋最為風光的時候,卜廣齊從新蛋抽身而退,彼時的卜廣齊大概不會想到,自己的出走徹底改變了新蛋中國的命運。

◆2005年

新蛋、京東、易迅齊聚頭

說起卜廣齊抽身而退的原因,曾任職于新蛋網的一位負責人告訴《IT時報》記者,當時進軍中國的還有易趣和亞馬遜,但都比不上新蛋中國的本土化優勢,卜廣齊也希望能在中國大規模地擴張3C零售業務,但這樣的想法和張法俊不同。“張法俊要專注于美國市場的擴張,所以新蛋中國顯得很保守,花錢搶中國市場不在張法俊的計劃中。”該負責人回憶說,雖然卜廣齊據理力爭,但未能成功說服張法俊。

這一點在2010年加盟新蛋中國、成為新蛋中國執行總裁兼新蛋網總經理的顧建興嘴里也得到了證實,他告訴記者,張法俊對投資很謹慎,但電商行業,沒有投入就沒有產出,而且張法俊也不愿引入風投。

“當時,張法俊在美國新蛋網持股70%,而新蛋中國下屬的中國新蛋網、奧碩物流、新蛋軟件和另三家新蛋技術公司都是美國新蛋的全資子公司,卜廣齊并沒有決策權。”顧建興說。

2005年底,血氣方剛的卜廣齊離開了新蛋中國,帶著對中國電商市場的憧憬,創辦了易迅網。一位熟悉卜廣齊和劉強東的派代網人士說,創辦易迅前,卜廣齊與早前認識的老鄉劉強東喝了一輪酒,兩人相談甚歡。彼時劉強東的公司,不叫京東,也非京東商城,而是京東多媒體網,一個當時頗為時髦的名字。卜廣齊是江蘇揚州人,270公里之外的宿遷,是劉強東的家鄉。

卜廣齊走了,京東和新蛋多了一個強勁的對手,易迅。據說卜廣齊走的時候還帶走了一批中蛋的員工,讓張法俊“很受傷”。

◆2006年-2009年

易迅:命運被資本掌握

一開始,易迅希望做一個3C配件小而美的電商。第一筆大生意是2006年下半年,易迅找到一批松日豆丁MP3,因為網站規模小,一下子吃不下那么多的貨,卜廣齊打電話給劉強東,劉強東也很爽快地與他一起分貨。卜廣齊曾說,直到今天,他依舊很感謝劉強東。成立一年后,易迅就做到了1000多萬元銷售額。

是資本改寫了劉強東與卜廣齊的命運。2007年,京東開始融資。2010年,是易迅的回歸線,這一年,易迅獲得騰訊入股。

今日資本讓京東拉開了融資的長跑序幕,2008年,京東在資本的作用下拉開了與同行卓越亞馬遜、當當網等的距離,以13億的銷售額一騎絕塵。這樣的成績讓卜廣齊意識到如果沒有資本的進入,面對現在的形勢,易迅走不遠,會被京東吞噬掉。

然而,直到2010年騰訊投資入股前,易迅網沒有拿到過任何投資。卜廣齊也曾嘗試過尋找投資,據業內人士透露,其第一次接觸的風投是紅杉資本,但談判最終流產。在風投看來,處于行業二流地位的易迅,遠沒有京東有吸引力。彼時富士康等傳統企業也曾想對易迅進行戰略投資,但因對公司估值不高,被卜廣齊拒絕。

“易迅網的特色是區域化(只做華東市場)和服務特色化,雖然營業額大幅增長,它在上海、杭州、蘇州、揚州等地自建了物流團隊,以送貨速度快在用戶群中頗有口碑。但始終沒有跨出華東一步,其他區域的消費者當時幾乎沒聽說過易迅,靠這樣的規模去說服風投確實困難。”電商分析師魯振旺如是分析。

2009年,京東再次成為風投的寵兒,一年內連續融資兩次,分別是雄牛資本加梁伯韜個人的3100萬美元和老虎基金7500萬美元。據稱,劉強東曾向老虎基金的投資人推薦過卜廣齊和易迅,但兩者合作并未成功。

新蛋:昔日巨頭逐漸沒落

正當易迅和京東在資本市場交戰的時候,昔日的電商老大新蛋卻默不作聲。其實,早在2005年之后,這艘美國的電商超級戰艦,由于戰略上的搖擺不定以及高管的頻繁變動,已逐漸淡出中國客戶的視線。在顧建興看來,2008年,新蛋中國已經錯過了“投入1元錢相當于現在20元”的做大時機,首要任務就是“活下來”,再圖謀后期借助收購做大。

2010年入職后,他甚至向集團表示,只要允許中國新蛋網有1000萬美元以上的虧損,他就能把銷售額從18億元增長到40億元。但被拒絕了,因為當年美國新蛋要IPO了。

搜索關于新蛋的新聞,這幾年間最多的莫過于高管頻繁更迭,除了卜廣齊外,胡新民、顧建興、周昭武等都出現在新蛋中國高管的歷史上。“張法俊怕職業經理人做大之后,權力和威望超過自己,就一直防著別人,做一兩年就要換一個人。”顧建興說,這種做法或許穩固了張法俊的“地位”,但不難想象對公司發展的傷害極大。

在新蛋中國工作1年半后,顧建興也選擇了離開,對于原因,他并沒有多談,但和顧建興熟悉的魯振旺告訴記者,顧建興曾言是因為不適應新蛋的管理,“簡直是卜廣齊的翻版。”

張法俊畢業于臺灣地區中國文化大學的應用數學系,曾創辦過一家電腦科技公司,人到中年創辦了新蛋網。在顧建興眼里,張法俊似乎也沒有做電商的野心。“像易迅、京東等電商都是沖著第一去的,張法俊卻只滿足于小打小鬧,只要賺點錢不虧就可以。”顧建興說。

此前媒體報道說,新蛋中國剛剛成立時,張法俊曾到中國辦公室巡查,新招的員工很多對他不太禮貌,因為他穿著簡樸,講話也沒什么激情,甚至被看做“村夫”。這樣的形象一直延續至今。

2007年到2009年,京東年銷售額從3.6億元飆升至40億元;易迅則在創立一年后便告別虧損,2010年更是做到了8億元的銷售額,并接受了騰訊的部分投資。而2007年,新蛋中國的銷售額甚至不足1億元,即便在電商大發展后的2011年,銷售額也只有13億元。而且虧本經營。

不僅新蛋中國沒有起色,顧建興告訴《IT時報》記者,美國新蛋最近五六年,銷售額一直只有20億美元左右,沒有突破。

◆2010年

易訊“賣身”騰訊直逼京東

一直在尋找融資突破口的卜廣齊在2009年從互聯網巨頭那里發現了新的機會。那一年,互聯網的巨頭們開始關注電商。百度成立新的電商部門,騰訊也開始在電商領域有新的動作。于是,卜廣齊決定尋求互聯網巨頭的戰略投資。

2009年初,騰訊的電商負責人曾來上海找電商同行交流,由于當時騰訊電商自身戰略還不是十分明晰,中間斷斷續續談了快一年,直到2009年底才決定投資易迅。首筆資金到賬已是2010年初。第一筆投資騰訊并未控股,只是保留了后續投資的權利。此后,騰訊不斷加大對易迅的投入,直至2012年完成控股。

騰訊的入股,讓易迅和京東的關系變得微妙起來,也讓易迅有了重新追趕京東的機會。

易迅在得到騰訊的資金支持后,把方向定位到服務上,首創“一日三送,晚間配送”的精準配送服務以及“閃電送”。而到了電商價格戰硝煙彌漫的2012年,易迅又高呼出“貴就賠”“慢就賠”“假就賠”的服務口號,很明顯,“貴就賠”的定標者就是京東。

更為關鍵的是,2012年12月,易迅“閃電送”的廣告出現在北京地鐵廣告上。走出華東,殺入京東總部所在的北京市場,有著極強的象征意義,似乎就是要死死咬住京東。

“在騰訊電商體系之下,易迅的戰略規劃是逐步突破,原本是從華東、華南兩個市場做起,再拓展到西南、華中,最后邁進華北以及東北市場。在2012年底,迫不及待地突襲華北市場,更多的是為了狙擊京東IPO,搶占機會窗口。”一位曾經的易迅網員工告訴記者。

根據官方口徑,2012年,京東自營業務交易額突破600億人民幣,易迅交易額突破60億。雖然卜廣齊與劉強東的差距依舊很大,但劉強東還是感受到了卜廣齊快速增長的步伐。

◆2014年

京東“大嘴”吃易迅新蛋低迷裁員

就在易迅大舉擴張的時候,誰也沒想到,局勢變化來得如此之快。2014年3月,騰訊突然宣布投資京東,騰訊拍拍、QQ團購、易迅網等線上電商將全部并入京東。

“騰訊曾試圖投資京東,要求控股,但沒有談成,后來,又經過多次談判,京東同意騰訊入股的前提是騰訊的電商平臺都由京東來經營。”上述前易迅網員工告訴記者,投資易迅之初,為了保證其獨立發展,騰訊沒有做架構調整,并且注入了發展所需的資金和流量,包括日后的微信。

但出身上海的易迅,或許有著上海的小資情調,發展速度沒有達到騰訊所期盼的“彎道超車”。

與京東合并的消息傳出后,3月底易迅開始“京東化”,一邊賣力吆喝優惠清倉,另一邊大量員工離職。7月中旬,《IT時報》獨家報道,卜廣齊離開了自己一手創辦的易迅網。根據公告,“京東化”后的易迅會專注于通訊、IT數碼(包括智能家居及穿戴設備)、家電、汽車用品等領域。上海最有希望崛起的電商就此泯滅。

如今,早已從人們視野中消失的新蛋網仍然在勉強維持,但顧建興經常會碰到一些以前的同事,他們都已離開了新蛋,聽說新蛋正在保守地裁員。

◆記者觀察

上海為什么沒有電商巨頭?

都說上海是海納百川的城市,原本以為上海會成為當下電商企業的熱土,但自從易迅并入京東后,在上海起家的電商企業幾乎都已成了夕照王國。

有一位曾在上海做過電商,如今轉戰北京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他的親身體會是做電商關鍵要人才和資金。在北京能很快聚集到一大批創業者,而在上海卻很難。而且政府對創業者的支持力度也有限,上海政府更看重有國家背景的電商企業,比如百聯旗下的百聯E城。很多想做電商的創業團隊就轉戰到其它城市,到人力成本、房租、稅費更優惠的城市,離開上海。”該業內人士說。

除去地域的問題,平臺自身的營銷策略也頗為關鍵,京東在創業之初也面臨著競爭對手很大的壓力,但后來憑借在3C領域的積淀,迅速在上海、廣州等地建立了全資子公司,將華北、華東、華南連成一線,覆蓋全國。但易迅一直偏安于一隅,在電商飛速發展的那幾年,這樣的速度明顯是慢了。

如今,京東已經在納斯達克上市,阿里馬上要掀起全球最大的IPO浪潮,靠特賣起家的唯品會股價超過了百度,電子商務進入最好的年代。上海,還能再抓住這個機會嗎?
分享到:

 

收藏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