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思維極度自恰,是一個人開始固化標志
發表時間:2019-06-13 16:52:3902:39   來源:本站    點擊:3470897

摘要:隋唐演義評書單田芳,隋唐演義評書,隋唐演義ol攻略,隋唐大運河,邊城浪子 電視劇,邊城漢子,邊伯賢金泰妍

前段時間看到一條有趣的新聞,一部名叫《霍去病》的電視劇,未經播出就遭到粉絲投訴。這件事的有趣之處在于,投訴的粉絲并不是某個參演明星的粉絲,而是歷史人物霍去病的粉絲。

“粉絲認為,片花中有不少史實錯誤”。這并不是一個孤例,年初的時候,范冰冰主演的以秦始皇為背景的《巴清傳》,也因為歷史粉的舉報至今未播。再往前推,電影《繡春刀》也因為“不符合歷史”遭到明史粉絲的抵制。

并不是所有的歷史愛好者都是歷史粉,癡迷某段歷史或者某位歷史人物的粉絲,被稱之為“歷史粉”。歷史粉也有很多類別,有人喜歡漢朝,也有人喜歡唐宋;也有個人粉,在所有歷史人物里,霍去病的位列前茅,是流量擔當。

霍去病是西漢名將,十七歲就被漢武帝錄用為驃姚校尉,十九歲時被錄用為驃騎將軍,率軍占有河西地區渾邪王、息屠王部,為漢朝打通西域奠定根基,后官至司馬,但英年早逝,24歲就作古。霍去病是少年戰神,封狼居胥,代表了中國古代男性的最高戰斗力。

在這里并不是為了影視劇洗白,只是覺得我們確實應該把“生活”、“歷史”、和“影視劇”區分開。歷史的一種想象共同體,影視劇是一種文化消費,它們都不是真實的生活。但電視劇到底是“與歷史不符”,還是“與粉絲心中的人設不符”,喜歡某個昔人,是喜歡的歷史,還是自己的想象?這一點值得深思。

古巴切·格瓦拉曾說,“讓我們面對現實,讓我們忠于理想”,成熟的一個基本標志,就是能分清虛與實。

歷史是一面鏡子,它最大的作用是以史明鑒。太陽之下無新鮮事,今天所有的問題我們幾乎都可以在歷史里找到原型。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曾說“總盯著過去,你會瞎掉一只眼;然而忘掉歷史,你會雙目失明。”

歷史確實是需要銘記,但歷史不是用來抬杠的,影視劇更多的是一種消遣,它提供給人更多的情緒價值,兩者之間的作用不同,評判標準也自然不同。

舉報影視劇《霍去病》的粉絲說,他覺得霍去病代表了一個詞,叫奇跡。他偶然間搜了霍去病的名字,被他的經歷所吸引,在此之前,她是個連古代朝代順序都不知道的歷史白癡。因為喜歡上了霍去病,恨不得自己生在漢朝。從采訪中不難看出,在他的價值觀排序里,把認同霍去病的優先級放到了最前面,無法兼容外界和自己對霍去病的所想的不一致。

南都周刊的一篇文章也認為,歷史粉擁有作為粉絲的普遍特征——狂熱,相比明星粉絲,他們更愛讀書,也更愛掐架,一個有文化的粉絲,往往確實更容易偏執。普通粉絲喜歡明星偶像是走心,他們是上腦,他們喜歡某個歷史人物的理由,往往是從書本中找到無比充分的證據。找到之后,他們相信,自己的理由絕對正確的。

但這也讓我想到一句話,“一個人思維固化標志是開始變得極度的自恰。”極度的自恰的人往往油鹽不進,聽不見其他的聲音,和外界的思維不再兼容,也無法流動起來。不僅僅是歷史粉,幾乎我們所有人都可能陷入到極度自恰,自說自話的狀態里,這個我們的心智發展有關。

人的心智模式是分層的。第一層叫一元心智模式,也叫嬰兒模式,嬰兒是不能理解世界上有他以外的人,所以嬰兒是一種“全能自戀”的狀態。

很多時候我們的身體長大了,學會了很多東西,但我們的心智某一部分還是停留在這個階段。

有部電影叫《萬箭穿心》,講的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發生在武漢的普通家庭故事。女主角叫李寶莉,丈夫馬學武是一個國營工廠的主任,兩個人還有一個兒子小寶。

丈夫雖然有文化但是卻是個懦弱懼內的男人,而李寶莉是一個生性潑辣且態度十分強勢的女人,好不容易分了房子搬了新家,第一天就鬧得不可開交,在裝修工人面前絲毫不顧及丈夫的面子。她的理由也十分充分——吵架是為了給家里省點錢。

對這種生活忍無可忍的丈夫要離婚,李寶莉事后向閨蜜哭訴,說不知道為什么。她對自己的霸道和咄咄逼人全然不知,而家里兒子小寶看著媽媽每天欺負爸爸,自然而然的總是維護爸爸,但是這些家人情緒的反饋都被她忽略,她挽回丈夫的方式,就是讓兒子哭著求爸爸別睡沙發了,而這讓矛盾更加激化。

故事后面還有很多,丈夫因為李寶莉的舉報失去了工作,跳江自殺,孩子也開始仇視李寶莉,盡管她含辛茹苦的拉扯這個家,但最后還是被兒子攆了出去。她到最后都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在她的世界里,她是的思維是極度自恰的——“我做的得所有事,都是為了這個家好”。

二元心智模式,是可以理解到這個世界有自己以外的其他人,其他人可能,或者說可以的是和自己不同的,思維進入到這個層次的人,會擁有理性、共情這些高級情感,具備兼容“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的能力”,做到“我不同意你,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力”。

但僅僅做到這個層面還不夠,一個人格健全的成年人,應該把自己的心智發展到多元,多元是除了自己和別人以外,還能理解世界上存在的客觀規律。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多元的,評價一件事物的標準也是多維度的。“不管你信奉什么,請不要信奉簡單”。

最推崇多元化思維的,莫過于查理·芒格了。作為巴菲特的黃金搭檔,在過去的45年里,他和巴菲特聯手創造了有史以來最優秀的投資紀錄——伯克希爾公司股票賬面價值以年均20.3%的復合收益率創造投資神話,每股股票價格從19美元升至84487美元。

在他的自傳《窮查理寶典》中,芒格屢屢提到了一個影響他生活、學習和決策的思維方法,這個思維方法建立在他稱作為“多元思維”。

查理·芒格一直踐行廣泛閱讀和通識學習。他研究的學科包括歷史、心理、生理、數學、工程、生物、物理、化學、經濟等等。他認為幾乎每個系統都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所以若要理解這樣的系統,就必須熟練地運用來自不同學科的多元思維方式。

他不僅學,還做。他有一艘世界上最大的私人雙體游艇,而這艘游艇就是他自己設計的。他捐助的所有建筑物,每個細節都是他自己親自設計的,包括斯坦福大學研究生宿舍樓、哈佛高中科學館以及亨廷頓圖書館。

有一次,芒格做公開演講,底下坐的都是商科高材生,他問他們一個問題,如何把東西賣得更貴,但賣得更多?當時很多人都懵了,因為這完全不符合經濟學的基本規律。有些聰明的同學說,把產品包裝成奢侈品,但查理·芒格最喜歡的一個觀點是,“讓中間商賺差價”,也就是給與銷售人員更多的獎勵,來刺激他們的銷售。芒格喜歡這個答案的原因是,他用心理學的知識,解決了一個經濟學的問題。

多元化思維才是成長的王道,如果你的思維極度的自恰,也代表了極度的單一。芒格喜歡把人們的觀念和方法比為工具,“在手里拿著鐵錘的人看來,世界就像一顆釘子”。

當你手中只有一種工具的時候,你就只能用這種工具來干活,你只有錘子,你就只能用錘子來挖地,只能用錘子來砍樹,這就是思維狹隘帶來的窘迫。

說回到今天最初的話題,歷史粉熱愛歷史這一點是沒有問題的,但最怕的是一個人因為一種事物的熱愛,屏蔽、隔離和割裂了外界。

每個人都有權利熱愛任何事物,但熱愛這件事確實是有高下之分的,熱愛某件事應該是有標準的,這個金線就是它是否豐富了你的人生。

那些好的熱愛,應該是豐富你人生的熱愛,如果你所鐘愛的事物,

分享到:

 

收藏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