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行業人物 > 正文

上海工藝美術行業泰斗——賀志英
發表時間:2019-05-23 17:36:0302:39   來源:本站    點擊:3470706

摘要:臺風最新路徑,臺風和颶風的區別,臺地茶,臺燈英文,波特五力,波斯菊種子,波斯帝國

賀志英

創辦上海市工藝品展銷公司

造就八十年代的一段不抹傳奇

上世紀八十年代,上海有一家聞名全國的公司,1983年4月出版的《企業管理》雜志以“他們是怎樣獲得全國創匯第一的?”來介紹它,希臘總統薩采塔基斯、菲律賓總統馬科斯夫人稱它為“東方藝術之宮”。三十年前,它曾創下年創匯1000萬美元,利潤800萬美元的記錄,它就是上海市工藝品展銷公司。

而它的創始人便是本文的主人公——上海工藝美術界泰斗、上海市工藝品展銷公司總經理賀志英。

八十年代,賀志英接待了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江澤民,希臘總統薩采塔基斯、美國總統里根夫人南希、菲律賓總統馬科斯夫人、印度拉甘地夫人、柬埔寨西哈努克親王等,專門為國賓和世界名人介紹和推薦中國藝術品。

本文帶您走進這位上海工藝品展銷公司的靈魂人物,回憶三十年前的那段光輝歲月……

從展覽會到展銷會再到公司

說到上海市工藝品展銷公司,他的誕生有一段故事: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為慶祝1979年建國三十周年,上海工藝美術界準備舉辦一次展覽會,集中展示全國優秀的藝術品,便籌辦了上海市工藝品展覽會,展期從1979年9月25日到年底。當時的目標是完成30萬的銷售額,但最后銷售額超過原計劃三倍多,達到了90多萬。展覽還吸引了很多外賓參觀,市場反響超出預期的良好。

展覽結束后,當時上海二輕局局長胡鐵生覺得展覽會的形式不錯,從1980年開始,就把展覽變成常態化的展銷會,具體的操辦工作交由賀志英全權負責。又過了兩年,到了1982年,展銷會正式改制為集體所有制的展銷公司,公司地點常設在上海展覽中心西大廳,取名為上海市工藝品展銷公司,賀志英擔任總經理。

那時候,上海有上海工藝品進出口公司,還有一家上海工藝美術服務部也都經營工藝品、藝術品。與他們不同的是,上海市工藝品展銷公司的業務集中在全國20多個省市頂級藝術品,工藝品的對外零售以及小批量的批發上。

胡耀邦一個字3000美金

1986這一年工藝品對外銷售額又取得了大幅度的增長,這年的11月20日,賀志英正在辦公室寫報告,這時辦公桌上的一臺電話機響了起來,平時打來電話的都是上海外辦的同志,而打來這次電話的人卻是上海市市委秘書長王力平同志。他說:“賀志英同志,明天上午,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同志要到你們上海工藝品展銷公司視察,請你們做好準備。”放下電話,賀志英的心情有些興奮,他馬上布置手下做好準備,迎接明天胡耀邦同志的視察。

第二天上午9點,上海展覽中心西大門一陣忙碌,一輛輛市政府的轎車徑直停在了上海工藝品展銷公司的門口,江澤民市長、萬學遠秘書長陪同胡耀邦同志前來參觀,作為公司總經理,賀志英親自負責接待工作。他的任務就是陪同胡耀邦總書記參觀介紹陳列著的各種藝術品。

上海工藝品展銷公司是胡耀邦同志在上海調研考察的重要一站,上世紀八十年代,特別是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全國都在積極創匯,上海工藝品展銷公司是創匯大戶,也是上海重要的對外窗口,專門負責接待外賓,國賓及名人。一天的外賓接待量超過2000名,一年的游客總量要突破100萬。八十年代,全國的工業產品需要20元才能創匯1元,而工藝品、藝術品只要1.5元就能創匯1元,創匯能力在各行業中名列前茅。那時,上海接待外賓的場所屈指可數,所以,凡是到上海訪問的外國朋友基本都要到上海工藝品展銷公司來欣賞購物。

被問起當時胡耀邦、江澤民等同志來公司視察的情景,賀志英歷歷在目。他說:“當時,我陪著胡耀邦、江澤民等同志從漆器開始參觀,看了漆雕、象牙、玉器、四大名石、藝術地毯、絲綢、景泰藍、金銀首飾、當代名家書畫等等。看到揚州玉雕廠制作的精品翡翠和白玉的時候,江澤民同志十分開心,他說:‘我們家鄉揚州的玉器工藝是全國第一。’胡耀邦總書記那天精神也很好,我要攙扶他,他說不用攙扶我,還說他身體很好”。

“參觀結束后,我與胡耀邦總書記、江澤民市長、芮杏文市委書記在接待室小憩,胡耀邦問我公司的經營情況,我把公司的經營品種,銷售情況,外賓的反應向總書記做了介紹。胡耀邦總書記聽到我們公司經營20多個省市名、特、優、新的工藝品后,他很興奮,他說:‘你們這里的藝術品很多,很好,不過我看了一圈,覺得陶藝的品種太少,可以專門弄一個館搞些陶藝。另外,民族工藝品的品種也要擴大。’賀志英回憶道,那天總書記興致很高,和藹可親又平易近人,沒有一點架子,看到他一點都不會感到緊張。

興致勃勃地座談了半個小時后,賀志英請胡耀邦總書記題詞。他回憶到,當時把準備好的內容“對外的窗口”,“友誼的橋梁”紙條交給胡總書記。胡耀邦看了看字條,笑笑說:“經理同志,我肯定幫你們題字,但是我的題字不用你們幫我想,我已經想好了。”胡耀邦同志想了一個叫“中華工藝薈萃”另一個叫“中華工藝集錦”。他問我覺得哪一個好?我說:“耀邦書記,就寫中華工藝集錦吧。”說完,總書記大筆一揮,“中華工藝集錦”幾個字躍然紙上。寫完之后,胡耀邦總書記對我打趣地說:“我的一個字1000美金,放在你們這里賣吧。”江澤民市長則說:“一個字至少要3000元美金。”大家都笑了起來。

從上午9點開始參觀,胡耀邦總書記一行在我們公司參觀考察了2個小時,胡耀邦總書記是1986年來的,那年我們的銷售額5000多萬,到了1987年就達到了7000萬,總書記來了之后真的是鼓舞人心,單位里從干部到員工熱情高漲,決心要繼續把工作做的更好。

與澳門賭王何鴻燊做買賣

在1978年調任上海市工藝品展銷公司(原上海工藝品展覽會)前,賀志英并不是專門搞經營的,而是在上海市工藝美術公司工作,擔任上海市工藝美術公司創新設計科科長。當時的工藝美術創新設計涵蓋了玉雕、牙雕、木雕、漆雕、金屬工藝、藝術地毯、陶藝等等。從1960年開始在這個崗位上工作,賀志英一干就是十八年。在此期間,賀志英對各類工藝品、藝術品的優劣、價格、好壞弄得清清楚楚。改革開放之后,他隱約地感到,未來中國的工藝品必須要走出國門,擴大對外銷售。豐富的專業知識,加上敢想敢做,敢創新,使得賀志英上任展銷公司總經理后做的風生水起。

“不懂工藝、不懂藝術,對產品不了解就不可能做好銷售”,當時賀志英提出了很多新的經營思路。八十年代初期,計劃經濟在國民經濟的各個領域都起著主導作用,所以當時很多人對賀志英提出“市場價格,優質優價,區別對待,分類作價”的想法不予認可,賀志英覺得價格不能一刀切,大師應有大師的價格,一般的東西就是一般的價格。1981年的一天,一位局長在工藝品展銷公司看到一件黃楊木雕,標價4800元,他馬上找來賀志英,問他憑什么標價這么高?還要把物價局的人叫來整頓價格。賀志英見了局長笑笑說:“這個作品是徐寶慶雕刻的,徐寶慶是海派黃楊木雕的祖師爺,大師就要賣大師的價錢,4800元一點都不貴。”果不其然,最后這件手掌大小的徐寶慶黃楊木雕作品以6800元的價格賣掉了。

賀志英以10萬元收購的拋光超一流的極品孔雀石龍缸,最后以108萬美金賣給了澳門賭王何鴻燊。以4.8萬元人民幣收購的45層透雕象牙球,賣給沙特王子15萬美金。賣給日本政治家二階堂進的一塊雞血石,進價2500元人民幣,賣出12500元。希臘總統及夫人買了一匹22K金馬擺件,以3萬多美金成交。這些用稀缺的材質,豐富想象力做成的東方工藝品,結合了造型美、工藝美,讓無數的外賓愛不釋手,掏出腰包。所以當時很多人都說,上海工藝品的價格是被賀志英抬高的。

賀志英當年的工作態度是極其認真的,出國訪問回來,下了飛機他就要趕回單位,工藝品展銷公司也是365天天天營業,外賓什么時候來,他們就營業到什么時候,大家都卯足了勁要為國家多創造財富,那個時代只要是工作熱情高,干活干得好的人都有機會得到組織的提拔,當然還有一個要求,就是要聽組織的話,不過賀志英,并不是一個“保守派”,他當時有很多新想法。

比如在展銷公司的商品陳列上,既有敞開陳列,專柜陳列,也有柜臺陳列。把“欣賞、貿易、友誼”作為對外經營的宗旨,他還開發了一套營銷的理論:“顧客第一、服務第一、信譽第一。”顧客的需要,就是服務的目標,為了方便顧客,可以當場購買,也可以委托國際包裝出運;可以隨身帶走,也可以專程送貨;可以成套購買,也可拆套購買;可以看樣定制,也可來樣定貨。在付款方式上,現款、旅行支票、私人支票、電匯、信匯、信用卡都可以辦理。這一系列舉措在八十年代初期,可以說都是大膽的嘗試。

在產品的定位上,賀志英提出了要做“名牌、特色、優質、新穎”的工藝品,俗稱“名、特、優、新”,即是高檔次、高品位、高水平的工藝美術品,也就是名家、名師、名作。這些產品因為對準了外國人的路子,所以當時公司的業績可謂蒸蒸日上。因此,賀志英原本還有機會走上仕途,組織上問他是去機關做領導,還是繼續做公司的總經理,賀志英覺得待在機關實在不是他的興趣,還是堅持要做總經理,只是在1985—1988年期間,他同時兼任上海市二輕局外經處處長。這段日子,是賀志英最最開心和快樂的時光,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雖然錢算不上多,住的也還是老房子,但是看到國家滿意、領導滿意、員工滿意,自己的幸福指數絕對比現在住大房子高得多。當時許多書畫藝術家的作品也都在展銷公司同步銷售,其中一些現在已是天價。當時價格也便宜,他們拿著作品送給賀志英,賀志英也都一一謝絕。

賀志英的敢想、敢干,優秀的組織和管理能力在上海工藝美術系統是出了名的,他的氣勢、他的作風、他的本事都是盡人皆知的,兄弟單位不少人都來向他取經。

而他的這種能力,其實在他年輕時就已經顯現,1954年賀志英就在蓬萊區(現黃浦區)政府負責搞經濟工作。1955年公私合營,搞合作社,搞社會主義改造,他擔任蓬萊區公私合營社會主義改造工作隊負責人。改造之后,各行業歸口,成立了蓬萊區工藝美術工作組,他擔任組長。那時候的工藝美術工作組主要任務就是生產玉雕、刺繡賣給外賓。也就是從這個時候起,賀志英開始與工藝美術結下了一生的緣分。

1956年,他又因為工作優秀,被調到上海制扇廠擔任廠長,那一年他才25歲。他想為國家多做貢獻,在廠里組織設計檀香扇,骨扇,團扇,絲綢工藝品等等,沒日沒夜地工作,日日夜夜待在廠里,為社會主義事業奮斗的無比熱情,讓單位的效益蒸蒸日上,當年還獲得了上海市先進企業的殊榮。

我們不能給國家坍臺

也許是自己年輕時受到過重用和提拔,賀志英在工作中也特別喜歡栽培年輕人,賀志英當時對員工提了十六字的要求:文明經商、優質服務,彬彬有禮,笑臉相迎。他曾經培養過的一位營業員,現在已經成為百聯集團的副總裁。

賀志英回憶說:“20年前,當時我們單位有380多個員工,小伙子沒有一個低于一米七,小姑娘沒有一個低于一米六五。我們的招聘也是異常嚴格的,招聘的考卷都是考試前夜才從蘇州運來的。通過考核的營業人員很多都是八十年代的大學生,他們精通英語、日語。

優秀的人才,享受的待遇自然也不差,賀志英每次給全體職工開會,都放在中蘇友好大廈(上海展覽中心)的中央大廳,他還規定每次會議最多一個小時,超過一個小時可以自行離開。開會的時候,員工們坐在寫字椅上,前面放著一聽可樂,一聽橘子水,還有靜安面包房送來的夾著火腿的面包。這么好的東西,員工們都舍不得吃,最后帶回家給孩子、父母。

當年最年輕的員工現在也已經四五十歲,當時的老員工現在年齡最大的已經有90多歲,直到今天,他們和當年的老領導賀志英還經常會聚會吃飯,對在上海市工藝品展銷公司的那段歲月無比懷念。

除此之外,當時中國銀行在進出口展銷公司還設置過一個外幣兌換點,賀志英把外幣兌換的手續費作為公司的員工福利,最多的時候,員工在國慶節加班一天可以拿到300元的加班費,比當時一個月的工資還要高得多,這可是在八十年代啊。

公司還把每年的9月25日定為企業生日。那一天,公司員工的家屬都被邀請來單位吃飯,人坐多的時候要擺上三十多桌,讓家屬感受到企業的溫暖。職工過生日那天,公司除了給一天公休,還送一張賀卡,一個蛋糕。

公司業務有淡季、旺季,賀志英就安排員工淡季公休,少則5天、多則12天,他組織職工們去廣州、北京、黃山等地旅游。到了黃山景區之后,職工們全身著西裝,又會說日文、英文,人家還以為是日本游客來了。還有一件有趣的事:當時二輕局離和平飯店很近,有一次,賀志英讓員工去局里辦事,門口的值班室人員卻攔住,說:“你走錯了,和平飯店在隔壁。”

還有一次,賀志英陪許世友將軍參觀,在一個景泰藍柜臺前,許世友問員工:你們每個月工資多少?員工說60-70元一個月。聽到工資這么少,許世友轉頭來問賀志英,工資為什么這么低?賀志英回答道:工資是由國家規定的,但是獎金是高的,每個月可以拿個300-400元,聽完這話許世友將軍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當時單位效益好的的確嚇人,也有人眼紅,他給全員職工都做了西服,有人在背后說賀志英給員工亂發錢,經常喝茅臺,抽中華。賀志英聽到后說:“這些待遇都是局里面支持和獎勵的,我們接待外賓,穿著和招待必須是高規格,不能讓人家外國人覺得我們‘土’,我們自己也要有點腔調?不能弄得低人一等?每個外賓我們配2個人陪同,這都是有一套嚴格標準的,我們不能給國家坍臺。”賀志英當時的辦公室里有他的十幾套西裝,他是一個講究儀表的人,他喜歡干凈、不喜歡臟兮兮。看到賀志英八十年代接待外賓時的照片,以今天的眼光看舉手投足也是風度翩翩、儀表堂堂,毫不落伍的。

1984年,工藝品展銷公司成立五周年,籌備了一個慶祝和匯報活動,當時參加的有市委常委、工業黨委書記黃菊,副市長倪天增,二輕局局長胡鐵生,《文匯報》總編馬達,上海市旅游局各個旅行社負責人,全國各地的工藝品公司負責人等總共三百多人。

原計劃是8個冷盤,8個熱菜的晚宴,沒想到,到了下午三點,二輕局來電話說今天只能吃點心。賀志英說:“當時吃飯都要上面批款的,不能自說自話的。那天,我和黃菊、倪天增坐在一起,我說從行政角度來說,今天倪市長最大,應該坐在當中,從黨內來說,黃菊書記應該坐在當中,而他們兩位卻說,賀志英,今天你是主人,你坐當中”。

吃點心前,賀志英還登臺作了35分鐘的匯報,把五年來的經營情況做了一些簡要介紹,向大家表示感謝。下來后,黃菊對賀志英說:“你數字背的很熟,我要向你學習。”賀志英則說:“我普通話說不來,是常州普通話,你的普通話說的好,我要向你學習。”

沒有行業的成功就沒有公司的成功

1988年,為了把展銷公司與全國的工藝品生產公司結合得更緊密,上海市工藝品展銷公司產銷聯合體應運而生,提出了“產銷聯合,共同創匯,共同發展,共同富裕”的宗旨。由賀志英擔任產銷聯合體理事長,北京玉器廠和福州工藝品廠的兩位廠長擔任副理事長,上海外匯管理局局長擔任顧問。

賀志英當時說:“我們不僅要考慮到本公司的經濟效益,更要關心工藝美術這個行業的宏觀效益,只有整個行業繁榮發展,我們企業的利益才有充分保證,水漲才能船高。作為銷售企業,我們離不開生產企業的支持,我們與生產企業之間的關系不是一般的產銷關系,而是魚水相依,休戚與共的關系,生產企業為我們提供了大量名牌化、特色化、適銷化的產品,我們銷售后,應該也要返回生產企業一些利潤。”

“北京玉器廠提供的一件4.8萬元的孔雀石擺件,最后賣了28萬元,就返給生產企業5萬元,這筆錢作為廠長基金,獎勵給了廠里負責設計和制作的人,這也充分體現了產銷聯合體的宗旨。”直到現在,這些工藝品生產企業還是把賀志英當成他們最敬重的前輩。去年,一批上海收藏愛好者去揚州玉雕廠考察,賀志英并沒有去,但當玉雕廠廠長知道他們是賀志英介紹來的時候,兩天兩夜全程陪同,還管吃管住。可以說,像賀志英這樣在全國工藝美術界有影響力的人物,至今在上海還難以找出第二個來。

賀志英在工作中,還一直惦記著工藝美術界的老前輩對他工作的支持和關心。在1986年的一次會議上,他提出很多行業內的老藝人的社會地位與政治待遇與他們的貢獻極不相稱,這勢必影響到工藝美術從業人員的積極性和創造性。他還曾提議要出版《工藝美術珍品集》并籌備舉行了“上海市工藝美術老專家從藝五十周年大會”。

八十年代末,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郝建秀在香港最大的一家工藝品銷售公司——香港中藝公司考察,看完中藝公司商場里的珠寶玉器、紅木漆器、刺繡等藝術品后,她對中藝公司的老板說:“我們上海也有一個公司,規模也很大,檔次也很高,專門接待外賓的,你可以去看一看。”中藝公司的老板覺得在大陸不會有比他們檔次還高的工藝品公司,將信將疑。

后來,他到上海,賀志英帶他參觀了上海工藝品展銷公司的各種藝術品。看完后,他說:“不得了,你們比我們香港的東西還要好,品種這么多,服務的態度和環境這么好,值得我們學習。”在賀志英全面、周到的介紹后,中藝公司老板先后在上海買了800萬元的藝術品和工藝品。

除此之外,賀志英還多次受到美國、法國、日本、香港、澳門等國家和地區同行的邀請,每次出國,賀志英的重要任務就是考察和了解國際市場的出口可能性和潛力,把在國外收集到的各種資料加以分析和整理,提供給工業部門,幫助他們改進出口工藝品的設計和生產。

他在外考察的文章,大多都被《中國工藝美術》、《中國經貿》、《外貿教學與研究》、《工藝品信息》等轉載。他還在單位里專門成立了一個“市場信息研究室”,專門分析市場變化。他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創新是一個公司的靈魂。”要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在新的市場形勢下,只有在“活”字上狠下功夫,才能使得企業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這一切都是賀志英對工藝美術行業一輩子的付出與心得。如今,他已經八十有余,但他還是默默關心著他鐘愛的事業,悉心提攜著年輕一輩,他的經營思路和理念直到今天,還給人們很多啟迪和智慧。走路不漂,思路活絡,賣相挺括,就是今天的賀老。他讓中國的工藝品、藝術品立足上海,走向了世界,他的一生就是中國工藝美術事業跌宕起伏發展與變化的縮影。

 

分享到:

 

收藏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麻将翻牌游戏规则是什么 什么行业人力资源最赚钱 顺丰彩票安卓 gta办公室 赚钱 海王捕鱼手机版 游戏公司通过什么赚钱 华人彩票网址 我们一起做事一起赚钱英文 杭州麻将下载排行 千炮彩金捕鱼下载免费 抖音开直播靠什么赚钱 ag捕鱼王下载 倩女幽魂家园前期赚钱方法 万国彩票游戏 lol开直播接代练赚钱么 找在家做手工活赚钱